山东11选5

散文诗世界

散文诗世界 (2020年06期) 电子版

类型:月刊  类别:文摘文萃
"《散文诗世界》(月刊)创刊于1992年,是我国唯一一本专登散文诗作品的大型纯文学刊物。由中外散文诗学会主办,...     展开
原价:¥25.00   促销价:¥15.00
  • 促销信息
  • 全年订阅更优惠!
  • 收藏
收藏成功
目录
纵贯线丨错杂弹(八章)
陈志泽,1943年9月出生于福建泉州。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现为中国散文诗研究会副会长、中国散文诗作家协会副主席。2007年在纪念中国散文诗90年活动中被评选为“中国当代(十佳)优秀散文诗作家”。出版《散文诗艺术技巧例话》《中外散文诗精品解读》...
纵贯线丨形式与内容(创作谈)
散文诗是诗与散文的完美融合,才成为散文与诗以及其他文体不可替代的优秀文学品种。波德莱尔因为不满足诗的高度概括、高度简练而寻找比他的诗集《恶之花》“更自由、细腻、辛辣”的表现方式,才创造了融入散文元素的“散文诗”这一文体,出版了《巴黎的忧郁》...
大雁阵丨春潮(四章)
海塔 退潮后,有一条路直通海塔,塔上也有植物,在这世间,好像没有什么地方植物到达不了。即便在那荒漠里,也会有肉苁蓉、沙棘、胡杨、花棒、梭梭树、红柳……唯独沙葱,绿洲退一丈,它便近一尺,仿佛是为了替代草原的植被,又仿佛是在宣誓领地。似乎植物和...
大雁阵丨那么恐怖的狂风暴雨是不是针对我们?(外二章)
此刻心虚,也是一种及时的忏悔。 闪电照亮了宇宙秘密,夜色被彻底撕开,天空呈现史前画面。如果真的有神,那神一定让什么激怒了。想想大禹,那时的先民不知礼义,很可能做出了不符合天道的事来,诸神愤怒,必然洪水滔天。刚刚建立的人类自信,瞬间遭到无情冲...
大雁阵丨滴落之势(外一章)
三月显然太过沉重,无声跌落季节步步深入的黑暗之渊;四月或许太过仓促,蓄势垂覆多少猝不及防的无辜额头。时间是纵向的赋型与呈现,纷纷扬扬,经过我,经过世间万物,经过宇宙洪荒。被它纵深掩埋的人与事物,雪染空山、泥销云骨——这是时间积重难返的惯性表...
大雁阵丨英河畔(组章)
1 随河打淌,我是十二里英河的一棵苦草,游弋在浅湾。 挨着我,母亲是另一棵苦草,摇曳了半辈子的清瘦。我们都没有长出精明的脑袋,空乏的躯干,不会杞人忧天,不知明日几何。 十二里英河系着鄂西北的腰身,不停歇地奔流啊,像纤绳拖拽住我们轻怯的薄命。...
大雁阵丨乡村贴(三章)
生在江畔 我怀疑鱼篓里,宿命的火在生长;我怀疑沿岸的石房子里,孕育着语言和诗歌。 江水涤洗过我们的身躯和头颅,麦子和阳光崇高在上,我们藉以此纯粹地得到生存。 以此为生,我们在星辰坠落的夜晚掩藏起脸颊上的鱼鳞,蹑步穿过谷仓,将一抔粮食高高举起...
大雁阵丨你爱过的人在寒冬来临前(组章)
立 冬 今夜有风,繁星在天边不停晃动。 我看见旷野里的枯草,在星光下瑟瑟发抖,像预见的死亡步步紧逼。 万物安静,梦境与现实比邻为敌。 我看见我前世的模样,也预见了我后世的模样,他们充满矛盾,互相鄙夷。 他们互为镜相,他们都看穿了对方,却无法...
大雁阵丨燕知草(组章)
黄 昏 这小小的黄昏,灿烂异常。 一定是有人重新想起它,否则它怎会如此灿烂如初。 洪湖公园里的刺轴榈,以及未肯嫁春风的遭遇,黄昏时分落在左边的湖水上。 昨日运斤成风。襁褓中的荷花,恰如我两个月大小的女儿。 风吹草动,动起我有点隐秘的心事。 ...
大雁阵丨观风记
1 不能出门的日子,在屋子里一坐,就是一天。观云,观山,观风,似乎成了每天很必要的事情。 记不起风已经连续吹了几天,每日从刚刚睁眼,就能听到风吹到“呼呼”或者“嗖嗖”的声音。 我奇怪于这种声音一日一个样儿,有时听成了雨声,有时听成了雷声,有...
大雁阵丨倒挂的风 (三章)
谷 雨 不是风的提醒,我真不知道我一直活在一场千年的宿疾里。 现在,我需要把咳给桃花的血和桃花一起埋葬。 墓地就选在村北,白面坡擋住东边的风和阳光。 好啊,好啊!春光驻足,雨水洒落。奔跑的孩子手握锄头,将一把谷种和我一起种下。 倒挂的风 把...
大雁阵丨善良的事物一生都在低处起伏(组章)
河流之上 繁杂的世界中,遇见河流真好,万物经过它,都变得简单清澈。夜夜挑灯行走的月光,举着高洁的灵魂,最后不过是缩手缩脚地离开,将身体沉入更加洁净的土地。 河岸上忧郁的花谨慎地绽放,时间拦住随意进入的人们,怕他们就只无意地路过。那些可怜的蝴...
大雁阵丨河流(外一首)
河 流 一 河流不舍昼夜,在光明和黑暗之间,生命是一股无声的洪流。 为我奔走,为我击打庸常对时光的虚掷和内疚。 当我用最绝决的目光结束过去,用最高大的盛典拥抱日出,用最悲悯的情怀俯仰天地。天地悠悠,宇宙无极,云卷云舒的静,都是给予。 在河流...
大雁阵丨雁门关(二章)
雁门关下 散碎的阳光从城门楼上飘落。 当我把两道车辙,两声雁叫,植进镜头。过路的雪,就把出关的道路封闭。 许多人在埋怨这鬼天气,在手机中发泄心中的不满;许多人在围攻年轻的女导游,许多人开始在食物中寻找安慰,许多人沉默,和我站立在路旁的石碑前...
大雁阵丨昆虫的秘密(组章节选)
1 人们很少想起昆虫。它在人们的记忆里若有若无。 季节性地出现在小麦、玉米、谷、高粱的抽穗、拔节扬花上,传播花粉。三三两两地,大大方方 ,光天化日之下,在花朵上交尾,传播爱情。花谢,销声匿迹。花开,它们的影子、思想、记忆,爱情就复活了。 昆...
大雁阵丨读范仲淹 (外二章)
独立于石桥春泮。 风满袖。 好雨也知道这里的时节,该落就落。家计宁陵的范公于此认出玄鸟、大沙河、梨花深处的人家有织布机在咣当作响,织着格格布。于此你置庄田、迎母赡养。有时登上金顶阁,白梨花覆盖穹庐,你不做万事悲凉的人,亦不做心旷神怡之人。但...
大雁阵丨时光的鬓角唯有沉默(二章)
残 痕 白墙慵懒地啃着时间,鼓鼓囊囊。那一块块胀裂的纹路,某一天有如头屑,纷纷碎裂,猝然坠落,不知去向。或许,它不曾预料,时间竟也反噬着它,直到它将自己啃得面黄肌瘦。本该平坦的白墙上,倏地盘踞着无数坑坑洼洼的时间之虫——一场早已开始的战争,...
大雁阵丨雨水(外一章)
我发誓,我的寂寞大于雨水。 我会把落水前的天空比喻成茂盛的大树。 确定在没有砍伐前,我是落寞的樵夫。 今天,我把斧子重新磨砺,伸进雨水的同时也伸进天空。 斧子欣喜若狂。 那棵树在潜伏的阴雨中掘土。 我安身立命。 重新审视雨水时,我成为梦游者...
大雁阵丨转述(三章)
有一场雨正经过我的生命 门外密雨斜织,香椿叶啪嗒作响,未知的活物从麦田跑来,在油菜花叢中窸窣。 多突兀的雨,于四月孤独底下。 这场雨正经过我的生命,淋湿胸腔里的感情,慢慢聚积,涌上干涸已久的脑袋。 我全身雀跃起来,听雨珠打在水泥地一刹而逝的...
大雁阵丨生活中一片微量的阿司匹林(外一章)
什么都可以不吃。 不喝酒,不吃肉。 不吃野味,不吃肯德基。 我还知道,一个不锈钢的支架山一样撑在我的命里,所有中年的血小板都瘀滞成作死的斑块,恐惧和眼泪都救不了。 只有一片微量的阿司匹林成为神。 从不选择我们的高低,贵贱,朴素的关心,就像爱...
大雁阵丨隐身在故土,倾听野草的力量
淮海,枪声忽左忽右。 深一脚,浅一脚,掩盖月光下的罪与恶,战与火。 一座碑,旧址上临风探望战役的伤口。 旧城楼的电报滴滴答答,穿透天空雾霭的窗户,听到号角的战士,畅游烽烟。 旧土里生长的野草,听老人讲青翠的水流,肉身的疼痛在风中翻滚,草药治...
大雁阵丨乌蒙山,一场雪后的臆想
在乌蒙山腹地,毕节以西,有个名叫威宁的地方。那里常年装着故乡。刻入脑海深处的就是感受到神秘,映入眼帘的尽是文化灿烂的点点滴滴。沿着乌撒大道,寻找古乌撒的足迹,那里四面环山,包围着一个小县城,像一个小心窝躺在身体里,温柔无比。 草海湖畔,冬风...
大雁阵丨珍珠念
要经过多少次海水的打磨,你的心才脱离沙粒,神思才如此晶莹,圆润。 要经过多少回人海的冲涌与回跌,你与我的相遇,才被破开人性与人心的茧壳,在文字的岸上,以清晖相映,共渡这一波婆娑世界。 1 更深处的咸,已被你安置在灵魂深处,与旧日所有的昏暗一...
大雁阵丨婆罗科努山中(二章)
晨曲 晨光在群山的起伏中打着或明或暗的补丁。 翻卷着青碧浪花的鄂托克赛尔河,从粗砺的河床上划过细腻的身子,一路逶迤而去。 一条牧道牵着探寻的目光,翻阅大山的册页。 云杉保持亘古不变的姿势。而蒙古包如一顶顶蒲公英,飘去又飘回,在草坡上驻扎下来...
大雁阵丨两片落叶
兩片落叶,一片大而枯黄,一片小而嫩绿。黄叶,稍老于现在初秋的季节;绿叶应该是夏初的模样。 在我看到它们时,它们就已经在一条河上漂流。我是抚着桥北的栏杆看水时,看到这两片落叶一前一后在漂流。 此时,黄叶正被一个漩涡纠缠,最终被小小的漩涡拽入水...
大雁阵丨这风景我曾梦中见过(四章)
迷失的路 走了很久,久得像唐詩,更像宋词。只是,少了雅韵多了彷徨。 走到叶绿,走到花开,走到叶落……荆棘中,我彳亍而行,给眼泪着色,努力把它妆扮成牧歌。暮然回首,却发现我早己不是最初的那个我,那些最初的最初,都迷失在后来的后来中。 走了很久...
大雁阵丨鹿在山间跳(外一章)
时光在使劲地搓沙,疼痛了整个十八世纪。 天主病残,要到白鹿避难。远道而来的年轻人,牵一本圣经,走过长长的刀尖,与山间的白鹿共舞,安插了一沟的法式风情。 现在龙门山脉,宿醉在小溪边。 潺潺的鼾声穿透林间,播撒聚聚散散。历史突变了五千年,但这里...
大雁阵丨另一种雪白(外五首)
冬日里,凛骨而冷峻的触手 伸向万物。一夜沉默之后, 霜寒如期而来。他背手穿过 那栋房子前白色的霜毯, 柔软中含带着刺痛的身影。 门口处,完整的花圃已碎成几部分, 断垣处残留着几片杨树叶。 他俯首捡起那片域外而来, 崭新的枫叶,置于眼前; 就...
大雁阵丨自叙帖(组诗)
立春:叫春帖 雨夜,我们谈起一些闭口不谈的往事 谈起腊酒、香炉、梅柳、阳春 以及信以为真的雪 逆着湖水,想起黄昏、高地、青草、汽笛 想起病中,在岸边沉睡,汲水煮茶,围田浇花 就着月色,看渔舟唱晚,访万水千山 剩下未完成的,便于一年之始 夹紧...
大雁阵丨城墙上(组诗)
雪霁之前 我想说的是晚上九点多的相遇 包括那个拾荒人还在 他一直不肯抬起的头 保持着对垃圾桶长久的中意 他把翻来覆去用对了地方 胜过我的失眠 像黑夜,崛起了另一个黑夜 这被目光侵犯的咫尺,和远方一样 飘落着人间的独钓 而在这满是油腻和尖锐的...
大雁阵丨住在河边的人都喜欢种瓜(组诗)
天井湖水 天井湖不与其他水系相通。 天井湖水是天上的雨水。 水涨水落,是天井湖自己的事情 多年以来 湖水一直漫过芦苇的腰 大姨担着水桶走向湖边 她把没用完的水 又送了回來。 从50岁起,她一直是这么做的。 现在她快70了 没有力气了 要是剩...
大雁阵丨九州记(组诗)
九州 在初冬的唇沿上 如饮朝露,将军还在府上 在更一些的夜里 你在纸卷上困顿又不敢弥留 当有光从北方的山顶倾泻而下 这正是北方冬天的第一道光 也是九州初始预见的光 附着母亲的神性 河流,村庄,沙棘和奔跑的鹿群 以投射的方式在地球这壁波动 走...
大雁阵丨时间的漩涡(四首)
凤凰花 易脆。少时临河跳水 常常让光腚压断半枝 ——溅落的花瓣和青虫 无疑是龙舟鼓点里的风景 热烈:它的花朵,推高季节的火焰 让仰望接近彤云和蝉鸣的 秘密——那是夏天的入口 密匝匝的阴翳,漏下阳光 奶奶说,楹树下的梦是清凉的 而我们更倾向,...
大雁阵丨那些灵魂没有褶皱的岁月(六首 )
恩赐 上苍啊 请赐予我力量 让我掌控节奏 沉稳 持久 有力 像风景踏着节气的鼓点 葳蕤有序 从不慌乱 请赐予我技艺 让言行围绕着分寸 绽放 平和之光从人性深处升起 冷暖有度 四季如春 苦难来临时 学会蚂蚁负重的本领 爱情降临 与清...
大雁阵丨深夜词(外一首)
迷失在这片空旷的森林,你生下的 我这只怯懦而野蛮的鹿子 游鱼和星光不知,何时从我身体里 相继弃我而去。仿佛故乡的 山崖能够理解我的孤独。妈妈 它们隐居在门前老杏树的根部 和你头上的荒草保持一个悲伤的距离 妈妈,近来我的头颅总会浮现许多把 斧...
大雁阵丨莲及故乡的作物(三首)
苏州路上的高楼 “一个人垒起了它,住进去的都诅咒那个人早点滚蛋” 看久了,它更像一座倒置的陵墓 很多人扭曲地悬着,也习惯这种倒立 我从未进入它的笼子 莲及故乡的作物 有没有这样的时刻:徒对四壁 适度的低头也是无援,唯有默认 心怀恻隐势必楚歌...
大雁阵丨姓氏的山冈(三首)
姓氏的山冈 一条河冲开唢呐, 暴虐和喧嘩无法止息。 我在河岸来来回回, 被沾湿的不仅仅是黑夜和白昼。 河的上空有很多只鸟在飞, 我要顺着一条卑微的河回家。 我要回到姓氏的源头, 仰望云朵抬高的山冈。 梨花 那些命薄的,都做了蝴蝶 春季,往往...
大雁阵丨我习惯吃带荚的豌豆 (四首)
烟囱 我也是偶然路过平缓的河堤 像遇见猝不及防的愛 一种单行的光靠近另一种 灰白的河堤边,河水静静地流 夕阳下,老房子是动态的花朵 屋顶的烟囱升起袅袅的炊烟 足以让一个逆光而行的人 放弃—— 匆忙而狭窄的单行线 如今,我终于可以平视一缕炊烟...
大雁阵丨像植物一样活着(外二首)
将半生的虚伪,竖起来 当成墓碑 囚禁于违心的皮囊之下 一片祥和的云朵,坐在影子里 让你看不清本质 像极了深宫怨妇,把山一样重的宿命 投身于井,直至灭顶 曾也有一副好牙口,断金嚼铁,八面生风 但它的锋利,却常常伤到自己 胸腔里的火苗,已成灰烬...
大雁阵丨洮河岸边(组诗)
洮河岸边 住在洮河岸边,心驰神往 每一天匆忙的日子都在结果 无论早晨抑或黄昏,我对着岷山 不断刷脸。奔流不息的洮河 与我的梦一样悠长。走进黄河 涌入大海,那些沉淀的泥沙 慢慢抬高海洋的河床 汹涌澎湃的洮河啊,对着你 我有时发呆,间或浮想联翩...
大雁阵丨饮水词(二首)
我或者鸟 不可否认。此刻的我 就是那只 出现在瞄准镜里的灰雀—— 对于生活,我有太多的 申述。这些年 月光从未放弃追捕 輾转于不同的城市,落脚点 不过是漏雨的屋檐,或者 狂风吹打的枝头。树枝晃动的 幅度,约等于 等待扣动扳机的耐心。 “没有...
大雁阵丨谷雨二合(二首)
坛中花 清晨,我模仿着春天的样子,给檐台 上错落的绿植造着谷雨,我故意抬高壺口 想让施予更匀称些(表达要一针见血,陈述 都是带着某种特殊意义的人性罪矢),扬头后 我找不到谷雨自天而下的出处,散落的狭细 雾丝,也在模仿春天。腾起的气流 穿过穹...
大雁阵丨在狮子山(外一首)
要是我整天待在狮子山就好了, 穿过堆叠杂乱的落叶,你的头发长在 化解了白霧的树林深处。 尘土变得乖巧, 在一阵盼雨得雨的淅沥小雨后 车辙暴露了此次旅途的踪迹。 杜鹃啁啁患了重病的嗓音 带着南海的湿咸, 搑开窗 刺林灌木以及人类未及给它名分 ...
大雁阵丨一切还在,一切都是新的(二首)
白 露 如果把天空倒置过来 在那一片无底的深蓝之上 丝丝缕缕的白云将万物托举 从这一天起,万物的浮力 足以浮起大地上所有轻浮的事物 从这一天起,人间苦涩的爱 开始逐渐置换成果实 一些事物正在流失体内的水分 以另一种形式在人间集结 在夜晚,在...
大雁阵丨我给你看一条不见了的河(二首)
做饭 瓦屋檐下母亲在做饭 瓦屋檐下我在做饭 我说的做饭,这两个词并没有碰面 它们相距了十五年 母亲与这个词语在一起时 我的童年坐在那张小板凳上,背古诗 我与这个词语在一起时 女儿的童年坐在那张小板凳上,打游戏 今天,我重新拾起这个词语 母亲...
大雁阵丨折梅记(外二首)
薄云开始摇晃。有人从山上走下来 肩上落了大雪 红骨朵斜卧于枝条,手中信笺 勾勒出故交。一阵风叩击窗棂 浅覆在屋顶的白 不停地重塑前世今生 河滩上低鸣飘下来,霜花结了一朵 侧身攀折 碰到了消失的烛火 与母书 牵挂每一朵花开 你才与流水对饮,才...
大雁阵丨川江闻记(二篇 )
猿鸣 川江最不缺的就是龙门阵,像江中的滩浪一样多。从前,有一个穿花衣服的新媳妇儿到山上砍柴,被一只猿猴背到了山洞里。上下都是悬崖,不能逃走。猿猴天天出去偷吃的东西回来养活她。后来新媳妇儿生了一个像人又像猿的儿子。猿猴很高兴,又经常偷花布回来...
大雁阵丨我们以这样的方式在此相遇
1 每天早上换好衣服,第一件事就是打开朝向东边的小窗。楼下的小园子里一高一矮两棵比肩的树不知不觉间出落得青翠欲滴了,多亏了春风春雨和春天的鸽子一一点化。 还记得初到大学城的那个下午。折腾了二十多个小时之后,我总算赶在中法航班限制之前从北京来...
大雁阵丨在小酒馆
步入酒馆,灯光幽暗,一群男女正摇骰子喝酒。迎面过来的店小二比姑娘的脸白,浑身上下着古装,双手作揖,称呼我们英雄。他们端来的酒有砒霜、闭月羞花、漫步云端、蝶恋花。 青花瓷小碟里酒的颜色甚好,翠绿的,粉红的,土黄的,我都想尝一口。这个小酒馆在我...
大雁阵丨改名不换姓
我最不喜欢读生僻字,尤其是姓名的生僻字。我生性喜欢简简单单。有生僻字的人名容易被人写错叫错,造成彼此间的尴尬。这你不能怪谁,怪就怪你自己要“一枝独秀”。然而,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人名写错叫错就不可思议了,叫人无法原谅。不严谨...
大雁阵丨吊在中年的篱笆上
我的记忆力正在衰退。渐渐喜欢和家人说起过去,用充满仪式感的眼神,再加上永远不变的口气和开场白——我小的时候……讲着讲着,会突然卡顿,那些曾经鲜活的声音和表情,那曾滋养我精神世界的源头,摸不准了,都被记忆跌落在时间的缝隙里。 一 曾经,在一家...
大雁阵丨蚊子
昨晚,朦朦胧胧中,我被耳边一阵嗡嗡声吵醒。凭直觉,是蚊子。我大约测算了一下距离,一巴掌打过去。结果,蚊子没打着,却把自己打痛了。 讨厌的蚊子! 这才想起,蚊子其实是很狡猾的。听朋友说,有一次,他见一只蚊子在周围飞来飞去,就起身,想把蚊子灭掉...
大雁阵丨为狼不平
假如将草原上的狼全部杀绝,那么羊是否会活得更好?相信每一个学过中学生物学的人都曾回答过这样的考题。然而当老师将答案公布于众时,我们没有一个人不感到意外的。“没有了狼,羊也不会活得更好!”这是老师的答案,虽然我心存疑惑,但却是千真万确的。 在...
江苏散文诗专辑丨旷野启示录(节选)
11 白鹭低飞,在轻盈的黄昏下。 爱,翻开了大地的册页,我深陷在月光和真理之中,不能自拔。 古朴的山水间,湿漉漉的鸟鸣,水墨里的牧草青青,吹瘦了的芦苇,翎羽的惆怅的标本。 旷野深处,有策马奔腾而来的李白,犹如月光定格的某个片段重现。 雨霖铃...
江苏散文诗专辑丨浮荡(三章)
读早报新闻 阴郁的天气有时会像水,在我的门前停下来。这使我有机会近距离接触到蒙娜丽莎的微笑。门框后面,是一座桥所设计的钟表。 水停在门前,以其静止将我的心撞出一个窟窿。雪白的花边,宛若一个错乱之人的叫喊。唯有月亮上的织女能缝补这窟窿。 我看...
江苏散文诗专辑丨金字塔(三章)
春花秋叶 然而,落日是最好的回答。 谁没有漂泊的历史,从树的根部开始亲吻土地,许多滋养在涌动,通过脉搏敲响生命之门,树叶摇动的祝福就升上灵塔。 遥远的树梢上就开一朵鲜艳的花。 在芦荡还没有飘出芦花的时候,我曾为一只翠鸟踏入这无垠的滩涂,生命...
江苏散文诗专辑丨低回的歌(三章)
茶 香 用祥云一样的绽放, 把清悠的嗓音长在水袖般的阳光之中。 香爽,醇郁,如你回首时的笑靥,让栖居地开始翩翩,如同 遇见了断桥, 在迷人的味道里重生。 天赋浩阔。不论浮世的桃芳柳明,远远近近的阶梯牵住马的 那缰,那驮子,让古道行走在典藏的...
江苏散文诗专辑丨西行(二章)
哲蚌寺 我得安静且满怀虔诚地躬下身体。 沿着那条修行的山路,向上,我要在鳞次栉比的白色建筑群里看到莲花的盛开,在盛开的蓮花中看到佛的身影,看到慈悲的目光为我清洗一身的尘埃! 我得像一个皈依的圣徒,合起手掌。 只有这样,只有把一颗心和所有的包...
江苏散文诗专辑丨保持一条河的距离(外一章)
蔷薇花开。 玫红,浅白。 一朵一朵的小心思,在阳光下热烈地开。 你在花下拍照,低頭,跟每一朵花打着招呼,阳光弄出斑驳的影子,你就在一团光影里,花一样打开,绽放,对着我微笑。 站在不远处的一片阴影里,遥望你。 就像站在一条河的对岸。 无法泅渡...
江苏散文诗专辑丨在美妙的天空下(二章)
峡谷景廊 时间在流淌,冲出褐色的裸岩。 意志的激流,将一座山犁出S形山涧。 那第一声裂帛被谁听见?又疼痛了谁的心灵?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山水的金曲,草木的和弦,鸟鸣的音符,还在持续不断地凑响。 放眼望去,蜿蜒的风景在淋漓中渐次呈现:飞翔的云...
江苏散文诗专辑丨到他乡遗忘(节选)
一 蛙声漫溢的田野,葱茏一片。一个奔跑着的春天,是如此通透、深邃、俊采、空灵。 泥土的芬芳,沿着一枚花瓣浸入春天的每一小块肌肤。 水做的骨肉,水做的波纹,把老家的一切滋润、濯洗与梳拢。尘埃落在低处,被蛙们尖耸的绿嘴巴拱起。故乡的湖,一晕晕地...
江苏散文诗专辑丨走到哪都像个桃花源(二章)
访福州三坊三街 百年榕树,突然降下凉意,褐色根须扎进我胸膛。 人世衣不蔽体。 我站天桥上呵气,跺脚,假装不冷也不悲伤。 打算在此住下,斟十五年前的茶,打十五年前的太极,替故人打理荒废的菜园。 货郎回来了—— 贴着巷沿走的一枚枯叶,采云酿酒,...
江苏散文诗专辑丨往来的光阴(组章)
锄禾日当午 草如同光阴,永无休止。 但必须除,像艰苦的生活,挨着也要过。 扛着命运的用具,吃力不一定讨好。除去黑发中最年轻的部分,划定脊背上辽阔的版图,让汗水放肆地奔跑,比野马还要无所顾忌,比春风胜过千里仍不如你。 而汗水能永葆青春,不会累...
江苏散文诗专辑丨占森的散文诗(二章)
在风里 我看到,站在风里的,是一个女人。她的枯黄色头发被风抛起来,又按下去,同时被多种事物摆弄和嬉戏着。她因疾病,被自己囚困在屋里,所以大部分时间,她都在回忆:童年、青年、爱情与孩子,回忆草原、山坡、铁塔和风车……这些奢侈,也是加重她病情的...
江苏散文诗专辑丨像呻吟一样轻 (组章)
人,或我之镜像 高尚与猥琐,自信与卑微。要在墓志铭刻下久远,要在肉欲里耽溺此刻。向来的二元对立与统一。向来如此。 喜欢青春和美丽的事物。喜欢萌发,青葱,热烈,然后绚烂。喜欢少女。 对少女之心的执著,正见高尚与猥琐的语境。老夫聊发少年狂。内在...
荐书坊丨商禽:漂泊、逃离、怀乡者的诗歌高峰与经典
第一次见到“商禽”二字,是上世纪八十年代,我才二十来岁。有一天在我谋生的芙蓉矿区所在地川南珙县巡场镇书店,看到新到了新书《台湾诗人十二家》(流沙河编著、重庆出版社),翻开一看,书中介绍了纪弦、洛夫、郑愁予、余光中、痖弦、叶维廉等名家及诗作。...
那特艺术专栏丨荷兰黄金时代,公民的时代,艺术繁荣的时代
当公民独立自由的时候,文化总是会迎来繁荣,艺术也是。文艺复兴时期,教会独大的状态减弱,自由的艺术家們开始施展个性。17世纪,同样因为公民自由,荷兰迎来另一个文化繁荣,它被称为“黄金时代”。那个时候,荷兰还是“尼德兰联省共和国”,俗称“荷兰共...
相关杂志
订阅全年
散文诗世界
自订阅时开始,您将获得一年内此刊在网站更新的全部电子版期数,我们会在第一时间为您更新最新一期电子版

全年订购价格: ¥180.00

登录龙源期刊网

温馨提示:

1.点击网站右上角的“充值”按钮可以为您的账号充值

2.充值金额可以选择30,50,100或500元

山东11选53.充值成功后即可购买网站上的任意杂志或文章

还没有龙源账户? 立即注册

购买杂志

散文诗世界

山东11选5杂志价格:¥15.0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购买杂志

散文诗世界

杂志价格:¥15.0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去充值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