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11选5

十月

十月 (2020年03期) 电子版

类型:双月刊  类别:文学小说
《十月》创刊于1978年,是文革后创刊的第一家大型文学期刊,以刊登中篇小说为主,兼顾其他文学体裁作品。《十月》创刊以来,...     展开
原价:¥25.00   促销价:¥15.00
  • 促销信息
  • 全年订阅更优惠!
  • 收藏
收藏成功
目录
卷首语丨卷首语
“消逝的乡村”是近些年文学的热点,但乡愁式的审美范式常指向认知的虚空,乡村真实状况和需求遮蔽在抒情姿态之后。沈念《空山》的特别之处,在于从乡村工作的具体细节、从知行合一的层面,以易地扶贫搬迁钉子户为叙事蓝本,写出“空山”的必然和必然之途的复...
中篇小说丨空山
一 易地扶贫搬迁动员会是在乡政府食堂召开的。 很多人是第一次参加这样边吃边开的会。到会的扶贫队长、村支书和村民代表坐了六满桌,脸上笑嘻嘻的,跟过节似的。厨灶间热气腾腾,陈劭东站在餐桌前讲话,声洪音亮,每个字都像是刚扒出火灰堆的山芋,烫手。 ...
中篇小说丨流水
杨文军在社会上晃荡了八年之后,他的父亲杨士强才痛下决心,决定要提前退休,让杨文军接他的班,进药械厂当工人。 阳光炽烈的午后,窗外面的树叶不动,屋内的空气昏昏沉沉,吃完午饭后,正是宣布这一决定的时机。杨士强叮嘱女儿杨文慧,不要出去跳什么交谊舞...
中篇小说丨紧急联络人
1 灯光晦暗,这么安排,说不清他们是出于什么考虑。也许朦胧是一种美,可以隐藏,可以祛敝尴尬。从入门,我什么也看不见,几乎是被捉着手安插在一个座位上。 本来门侍伸着手臂让我搭着,像太监引着皇上。因为我太怯懦,手上冰凉,门侍便用另一只手盖着我微...
中篇小说丨坐 街
1 两片干燥的嘴皮一开一合,吧嗒出一个清脆的声响。接着噗的一聲,一个花生米大的烟锅巴,在烟灰色天幕上画过一段圆弧后落在地上。一只显得有点脏的皮鞋,鸡啄蝗虫一样迅速撵过去将它碾熄。 现在的叶子烟,越做越假,味淡不说,还不大烧得燃。董仁民不满地...
短篇小说丨仙境
1 从家开车到越剧团,大约需要二十分钟。车子一发动,余展飞身体有感觉了,兴奋了,柔软了。不是柔软无力,是柔韧,充满力量,跃跃欲试。同时,身体里好像有股水在流淌,可比水要绵柔,几乎要将身体溶化。很轻又很重。很淡又很浓。他很享受。 越剧团有两个...
短篇小说丨五村民
刘同庆(1978—?) 付文的二姑叫付英华。付英华嫁到辛留村二十多年后,她做媒把同村的刘同庆介绍给了侄女。2002年的冬天,刘同庆和付文在付英华家相亲,在灯光灰暗的北屋客套几句后,付英华让他俩去了西屋。西屋是付英华儿子的卧室,在堆放的杂物中...
短篇小说丨时间里被安排的一切
我们把孩子带到这个世界上,欣赏他们的纯洁无瑕,然后我们又把他们丢给残酷的命运。 ——亨利·米勒《粘鸟儿的树枝与反叛精神》 人生诸多辛苦,是不是只有童年如此? 一直如此。 ——吕克·贝松《这个杀手不太冷》 没有童年比没有才...
散文丨黍离
彼黍离离,彼稷之苗。行迈靡靡,中心摇摇。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悠悠苍天,此何人哉? 彼黍离离,彼稷之穗。行迈靡靡,中心如醉。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悠悠苍天,此何人哉? 彼黍离离,彼稷之实。行迈靡靡,中心如噎。...
散文丨作为风格的浪费
开始和终结 菲茨杰拉德(F.Scott Fitzgerald),20世纪的水银少年,永远17岁的样子,在中国,是一个多少被低估的作家。1896年9月24日,出生于美国圣保罗市,他14岁之前,家境还不错,不善经营的父亲给了他最初的文学教育,1...
思想者说丨边境上的托尔斯泰
從中学时代上俄语课时开始,“祖国的田野”“伏尔加河母亲”,还有跟着姐姐哼会的《山楂树》,就一直是我心中的俄罗斯形象。后来两国交恶,在乌珠穆沁草原的边境线上向北眺望,打马一鞭的对面就是被渲染成魔鬼的敌国。有一瞬曾想捡起俄语,但转瞬又去忙别的了...
丨万水之源
他们会稍微阻挡一下那股洪流。 ——弗吉尼亚·伍尔芙《到灯塔去》 一 很多年后,石清回忆起那天的情景,心中涌起一些异样的情愫。那个黄昏,那种暮色,棉花糖一样橙粉的云,那种气氛浮游在身边,像黄沙一样,迷了她的眼睛。暧昧的空气中有些逝去...
小说新干线丨希望与恐惧
也许生活是没有希望的。“希望”二字,不过是一种错觉,是带着粉饰意味的美好谎言。如果我们仅按照约定俗成的概念解读的话,这个象征着人类普世情绪的词,其实是很值得怀疑其动机的——它到底给人带来美好的感受,还是给人平添烦恼呢?荷兰哲学家斯宾诺莎说:...
科技工作者纪事丨光芒跃迁
1. 上海市玉田路500号,或种玉的人们 打着伞,沿玉田路自南而北,我向500号处的中国科学院上海应用技术物理研究所走去,应约访问著名的红外物理学家、科普作家、中国科学院院士、上海市科协副主席褚君浩。 上海道路之名,主要来自中国各个地域之称...
诗歌丨送信的人不会消失于地铁
等待戈多 我为什么, 要做一个被放逐的人呢? 写字楼里, 我等待吐去嘴里的沙子。 晚上八点, 外省的快递员回到出租房。 莴苣等待菜刀的锋刃—— 它所热爱的冒险游戏, 是在生活的铁锅里翻滚。 请告诉乌鸫和麻雀:举着火把, 就容易找到走失的山寺...
诗歌丨乡村慢
时间的水 嘀嗒的钟声是雨滴落入泥土, 又长出了蓬松的羽毛。 一场空山新雨后的静听, 让生活干燥的喉头长出花草。 这是一个橘味的黄昏, 时间饱含水分,我隐约感到 一些坚硬的东西开始变软。 生活太干了,太多平凡的日子 推动着车轮滚滚向前。 长久...
诗歌丨斜坡与庄园
荷尔德林的晚年 窗户很小 里面能看见下方的护城河 与远处暗色的山峦 晚饭过后,他躺在吊床上 那么多的尘埃,透过光线 一粒一粒地向他落下 广场上橡树结出果实又枯萎 走过去的人又会走回来 而他只想看着此刻的天空 就这样和晚霞慢慢地消散 夜晚的散...
诗歌丨光荣路手记
论写作 深夜,拿着手电筒 在漆黑的楼道照射,这是父亲 穿過的马丁靴,鞋底沾着笨重的泥土 和烂掉的腐叶,(我猜想着 父亲一定去过语言的极地) 他发现了鹿和牦牛,那意义的所在 让我继续往更隐秘的台阶 挪动我的光束,这是角落里的花盆, 栽种着妻子...
诗歌丨泪水与硬火
硬 火 寒冷的日子我们上山找柴, 多的是荆条和馬桑木, 它们一点就着,还不能叫柴。 我们要找的是杉树和栎树, 它们树质结实,不容易点燃, 点燃了又不容易熄灭。这是硬火。 寒冷的日子有硬火才可以度过, 火焰扑面,扑上我们贫瘠又快活的脸, 火光...
诗歌丨月光匕首
火车之夜 如果你在八十年代坐过火车 如果你的火车平淡无奇 只有穿越隧道时 黑洞洞的崖壁能带来些新鲜和未知 如果你有一个表哥坐在旁边 如果他用坚定的语气 告诫你,千万不要平举双手 蜷缩在黑暗中的蕨类 会在一瞬间缠住你,然后 拖出窗外 如果你死...
诗歌丨水声与拯救
拯 救 在我之中,有另一个我。 在我之外,在我不可触碰之处的触碰。 在我之外,也就是在 我最里面的里面。 这就是为什么在世界不同的 声音中有同一个译本。 这就是为什么女人穿着长长的黑裙, 弯曲着身子,将脸埋在教堂的石壁上,久久 地埋着, 对...
诗歌丨田野与浪潮
当人们的心跳来到身边…… ——致H 当人们的心跳来到身边, 我们睡去,却仿佛刚刚醒来。 白天看似宽阔,你接过那个陌生女人的手。 公交车上,她梳你弄乱的头发。 茫茫荒漠里,和你并排等待。 手从馕坑里取出第一束光线, 把隆起的雪山放进我们波澜迭...
诗歌丨在轰隆的机器声中
有的风 有的风从树梢刮过来。 有的从屋顶上。 有的待在那里没动, 它在等一只乌鸦扇动翅膀。 有的风是通过一个人 在书里表达出來的。 我们没有办法真实地感受它。 但它一样存在。 有的风一直吹着我们往前走。 停不下来,还无法回头。 也有的风,它...
诗歌丨平常的生活是长久的
圆形果子落了一地 昨天的音符, 保持着它的甜润,不干涩 浣熊把路走完后,它不独自酣睡, 还在绿叶和枯萎中来回游荡 苦楝樹不苦, 她在风的眼睑上跳着探戈 随后,看了一眼周围, 人,忙碌如蚁, 圆形果子落了一地。 情绪的电流沿着人的神经烧下去,...
相关杂志
订阅全年
十月
订阅全年后,您可享受以下权益
①该本杂志即日起至未来1年内所有更新电子版杂志的使用权限;
②赠送该杂志的所有往期的杂志的使用权限,有效期1年。

全年订购价格: ¥90.00

登录龙源期刊网

温馨提示:

1.点击网站右上角的“充值”按钮可以为您的账号充值

2.充值金额可以选择30,50,100或500元

山东11选53.充值成功后即可购买网站上的任意杂志或文章

还没有龙源账户? 立即注册

购买杂志

十月

山东11选5杂志价格:¥15.0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购买杂志

十月

杂志价格:¥15.0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去充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