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11选5

百花园

百花园 (2020年06期) 电子版

类型:月刊  类别:文化综合
原价:¥6.00   促销价:¥3.69
  • 促销信息
  • 全年订阅更优惠!
  • 收藏
收藏成功
目录
言说丨为什么写作?
你为什么写作? 这个问题太妙了。我虽然在公开场合从来不会解释或替自己辩护,但内心对于所有艺术创作背后的动机都极度好奇。我好奇意念和想象力的深处,尤其是意识晦暗时刻的异想,它们夜以继日地向我们投射出一幅幅荒诞而又惊人的奇异画面。 我们写作的原...
正典丨向李小薇致敬
项 静 正月十四上午,项城市北高速下路口。 看着一辆鄂A牌照的越野车缓缓驶来,穿着防护服的项静心里还是咯噔一下:啊,武汉的车!车子在五米外停下了,车门打开,一个穿黄色羽绒服戴口罩的年轻男子站在車门口望着项静。从正月初一到十四,轮过六次班,检...
正典丨老笨叔
几年前,老笨叔来饭店应聘。正好缺一个打荷工,老板收留了他。 老笨叔是20世纪80年代的小中专生,原来在供销社下边的轧花厂上班,供销社倒闭后下面的企业都死了。下岗这些年来,老笨叔一直找不到一個像样的工作,越混越差:老婆跟人跑了;在大学读书的儿...
专辑丨袁店河笔记三题
陈大拿 大拿,啥都能干的主儿。 袁家班里,陈大拿如此。生旦净末丑、皇王、小丫鬟、箱倌儿,他都能来。前台,后台,干完自己的活儿,烧水,叠衣,啥活儿都能称手。 陈大拿是大角儿,已经有了跟包的。看着他忙活,跟包的不开心:“爷,我伺候您呢,您再伺候...
专辑丨关于“袁店河笔记”的笔记(创作谈)
一 感谢《百花园》给予我这么一个宝贵的机会:整理一下我写“袁店河笔记”的笔记。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条河,特别是与童年、少年有关,与故乡有关。 我心中的河,就是故乡的袁店河。在方城的县域地图上,才标有她的名字。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写着她。写出来的...
校园小小说巡展·内蒙古大学特辑丨哈鲁娜的呼吸
格乐巴和巴尔思夫来看望哈鲁娜,却发现她冰冷冷地躺在床上。 “她死了吗?”格乐巴疑惑地问巴尔思夫。 “她应该是死了,格乐巴,那只总是问‘我是一只鸡吗?’的鸟标本被她放走了。”巴尔思夫说,“她怕那只鸟标本饿死在笼子里。” “可是她没有写遗书。”...
校园小小说巡展·内蒙古大学特辑丨狼 迹
周五的下午,郑欢乘了四个多小时的车到七星湖的时候,天还没有干。一下车,有些软软的东西粘在了她的鞋上。郑欢走到路旁,在石头上蹭了两下,脚上传来了剧痛。空气里荡着没来由的腥味,后面的秃山顶了一团黑棉花。有些明晃晃的东西正在被耗尽,郑欢感觉有些什...
校园小小说巡展·内蒙古大学特辑丨阿 九
长生第一次见到阿九,是在一个刚下过雪的冬日清晨。当时阿九大约是十六岁吧。那天她来给长生的奶奶送花布,穿了一件大红的比肩褂和一条绣了花的黑裤子,裤脚绲着雪白的绒边,看上去暖和得很。他似乎还记得阿九梳了两条麻花辫子,发尾用红色的线绳绑了蝴蝶结。...
中国元素·文房丨岁寒三友图
作为乡间小镇懂文墨的人,石丑松、乔雪竹、庾瘦梅这三人以辞章书画闻名,但皆困于礼镇这块弹丸之地,声名不出闾巷,沦落市井,与引车卖浆者流为伍,过着并不“写意”的日子。在礼镇人眼里,只能算落魄的小文人。 石丑松跟他的名字一样,长得很丑,怎么看都不...
中国元素·文房丨纸坊传人蒋爷
北宋真宗年间,富阳竹纸就被选作御用文书纸和科举考试用纸,享有“十件元书纸考进士”的美誉。经过百年传承,富春大地上涌现出许多能工巧匠和擅长纸品生意的商人。 其中蒋爷的名气最响亮,不仅因他造纸技艺精湛,更因他深谙经商之道。 蒋爷出生在清末一户造...
中国元素·文房丨梅花落
举子宋贤喜欢梅花,还喜欢画梅花。 有人说:“瞧你那些梅花,都死得蔫蔫的,这大北方的土壤子怎么能开出梅花来呢?” 宋贤托人从南方捎回了好多梅树,那些品类不一的梅树种满了宋贤家的后山,时间一长,便成了枯枝烂根。这些与宋贤梦境里出现的踏雪寻梅、梅...
芳华丨警功章
午夜,警长赵晶晶刚入睡,手机响了,燕山派出所所长的声音:“大清河,南村、北村农民械斗,你在那里管片两年,你家离那里最近,局长点你的将!” 河滩上,黑乎乎的滩地,闪闪亮的东流河水,黑压压一大片人。手电筒光柱如舞厅的霓虹灯光柱,忽明忽暗忽东忽西...
芳华丨分手时
陈来已经下了决心,他不想做我男朋友了。他说他不是我男朋友了。他希望不再是。他说“结束了”的一瞬间,我仿佛一脚踏空,掉进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那一刻,我想,怎么办呢?我没法爬出去了,我将困在这里,我一生的幸福就要毁在这里。就像农民烧荒,火熄了,...
素年丨花 剪
子姜瘦削的身子站在花坛前,这是他来大云寺一月之后的某一天。子姜身上的僧衣有点儿宽松,是小和尚慧觉的。 那天黄昏,子姜摔倒在寺门拐角处,额头上磕出了血,被寺里看门的小和尚慧觉看见,小心扶了进来,糊里糊涂踏入了空门。他当夜包了伤,喝了释远长老开...
素年丨透过开满星星的天窗
这个夏日的黄昏,在炒菜声和油烟味里,唐汉秋又和妻子针尖对上了麦芒,不大的厨房里立马塞满了充斥着烟火气的争吵声。 唐汉秋把防盗门关得震天响,顾自出了家门。走上大街,唐汉秋感觉自己就像一只蚂蚁掉进了一片森林里,眼前是蜘蛛网一样的路,却不知道该往...
世相丨村口律师事务所
晚饭后送走委托人天凤婶,邹天平回到“村口律师事务所”,一根烟接着一根烟地抽,始终没有开灯。 邹天平家的房子地处莲花村村口,邹天平的律师事务所就设在他家的西屋。当初,靠开杂货店供养他读完大学的母亲病瘫在床,邹天平毅然辞掉学校推荐的工作,回到莲...
世相丨棋 王
旺旺超市的老板姓王,王和旺同音,图个吉利。 超市很小,位置却很好,就在小区的入口。 这天王老板叮叮当当地钉了三副棋盘,又买了十几把小凳子,在超市门口摆了三个棋摊儿,于是门前便“拱卒”“出车”地聚集了一帮好棋者。 王老板对外说只是图个乐,下着...
世相丨刘姥姥
刘姥姥是顾太太乡下的佃户。 临近年关,刘姥姥便带上孙子唤儿把地租送过来。带上唤儿,一是让他抱着钱袋子充当脚力,二是为收拾顾太太一年下来废弃的针头线脑、盆盆罐罐。 刘姥姥吩咐唤儿去了账房,她则腻腻歪歪地扑向顾太太的脸面,问:“南京的官粉香吗?...
浮生丨第71号
我们15名新兵刚分到艇上就听说我们艇要去远航,大家心里都很兴奋,明明知道新兵是不能参加远航的,但那份自豪如脸上的青春痘一样是藏也藏不住的。碰到一起入伍的老乡,无论侃到哪里,嘴里总会控制不住地冒出一句:“我们艇要去远航了!” 老兵司马空因为心...
浮生丨是谁杀了伯仁
人这辈子真是邪性,怕什么来什么。那天,一位好友喝醉了酒,附在我耳边悄声说:“你兄王敦,脑后生着反骨。”我心一颤,手中的杯子差点儿落地。好友擅长卜卦,大小事经了他的嘴,无不应验。 我一直想找王敦聊聊。这个堂兄啊,一刻也不让老王家省心,整天磨刀...
浮生丨李新貌
李新貌是瓦城机务段的火车司机,人称“李大车”。20世纪80年代,瓦城习武风挺盛,在机务段,李大车也是一个练家子。他练大成拳,也练螳螂拳。他还带了俩徒弟,一个叫万三,一个叫姜四,经常到东山花园树林里的空地上练功。俩徒弟比较“作”,但也没大恶,...
小时候丨六月荷花朵朵开
池塘邊,绿绸似的水面上,一朵朵荷花,将开未开,鼓着眼睛的红蜻蜓、黄蜻蜓,好奇地钻进荷苞里,想探个究竟。 我、妹妹涛涛和小伙伴们,正在池塘边玩“荷花开不开”的游戏。代表花蕊的一个人,站在中间,依次问代表一至六月的六个人: “一月荷花开不开?”...
小时候丨萤火点灯
夜幕擦過桌沿儿降下来,恰好饭也吃完了。 姆妈收拾完空碗残筷,见三六子也在帮忙,两只手抖抖索索地正端一大碗还没沾口的绿豆汤,即上前接过放回了灶屋。那是三六子大大的(当地把父亲称为大大) ,他还没回来吃饭。 刚洗擦停当,姆妈又麻利地搬竹床,提椅...
小小说高研班优秀作品选登丨追风的皮卡
五岁的皮卡借着天井透过来的月光玩俄罗斯方块。他总是失败,吵着要爷爷帮他一起玩兒。爷爷是部落的巫师,玩俄罗斯方块最好的人。 爷爷也一直失败。他的脸上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痛苦神情,随即恢复了正常。他摸着皮卡的头说:“以后不能帮你玩了。” “为什么...
小小说高研班优秀作品选登丨送给老舅两包烟
五十开外的老舅,没啥技能,烟茶酒却样样好。家里那一亩三分地换来的劳动果实,还不够他每天一包的烟资。这些年,被他吸掉的烟资,至少也可在乡下建座像样的楼宅了。 立春刚过,老舅扯下墙角那顶裂了边沿的破草帽,往头发稀疏的尖脑袋上一扣,提上两袋花生直...
小小说高研班优秀作品选登丨卖猪崽
天刚蒙蒙亮,凤娘就起床,熬了一盆浓浓的米粥,在丈夫手电光的指引下,走进猪圈,饲喂猪崽。 猪崽们在竹槽前一字排开,争抢着,发出有节奏的“啪啪啪”的吃食声。母猪趴在一旁,不时眨巴着眼睛。 想到这群猪崽就要挑到圩市上卖了,凤娘心里有点儿不舍,仿佛...
寓言丨归 乡
从我住处唯一那扇窗户往外看去,风景会被杉木窗格切成四块。下面两块拼出一个寄宿学校荒疏的操场,上面两块是天空,偶尔会有斑鸠划过。把脸探出窗外左右摇动,能找到一些平淡的建筑,隐没在尖顶的松柏间,大多用来教学、饲宿如蚂蚁穿梭于其间的学生。我白天很...
寓言丨上帝的手指
我生命的最后一个正午刮着大风。尽管浓厚的云层遮住了太阳,光滑的地面还是能反射一些光线。我贴着地面爬行,就像预感到什么一样,焦急地寻找回家的路。在我的左侧是一处断崖——我就是从底下爬上来的。这样的大风天气,我不想在那崖壁上再走一次。我的右侧是...
村庄丨官 司
刚一进村委会办公室的门,村主任就对我抱怨:“把人就泼烦死了,整天尽是这些破事,都是啥人嘛!”说着,把手机摔到了办公桌上。 我驻村扶贫一年多,和村两委班子朝夕相处,基层的人基层的事,多少也见识了一些。乡里的人和事,真是奇事怪事眼角屎(事),雀...
村庄丨村有嘉木
在老家和母亲坐着闲话,丁零零,丁零零,细碎而清亮的铃声传来。母亲说:“木瓜来收垃圾了。” 木瓜负责我们这条街的清洁工作。他每天傍晚时拉着板车,在这街面上走一趟,收一遍各家的垃圾,第二天早上再打扫一遍。 木瓜不会吆喝,他自有他的办法。他在车把...
村庄丨魅 力
这次接的活儿,快到河边了,较远。 老坎说:“再远也得去,谁叫我们干了熬更守夜这行!” 去河边的水泥路,在半坡坎上断了,只留下一条土路,下雨后,遍地泥泞,摩托车下不去。改为步行,稀泥裹在鞋上,黏糊糊的,甩都甩不掉,越走越沉。 有人感叹:“唉,...
讲座丨小人物与大世界
赵长春说过:“故乡袁店河是我的文字根据地。”《袁店河笔记三题》依然聚焦在这个根据地,通过戏者、画者、技术员等小人物的故事和命运,续写袁家河的传奇,丰富他的文学王国。 三篇小说像三幅简笔勾勒的写意画,通过台上台下、画里画外、城里乡下的三个小切...
相关杂志
订阅全年
百花园
自订阅时开始,您将获得一年内此刊在网站更新的全部电子版期数,我们会在第一时间为您更新最新一期电子版

全年订购价格: ¥44.28

登录龙源期刊网

温馨提示:

1.点击网站右上角的“充值”按钮可以为您的账号充值

2.充值金额可以选择30,50,100或500元

山东11选53.充值成功后即可购买网站上的任意杂志或文章

还没有龙源账户? 立即注册

购买杂志

百花园

杂志价格:¥3.69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购买杂志

百花园

山东11选5杂志价格:¥3.69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去充值
在线客服

工作日:
山东11选5 9:00-18:00

常见问题